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情系宋詞,歲月如詩



曾記否,輕舟短棹,綠水逶迤,芳草長堤,你,似一位曼妙優雅的少女,拖著長長的飄逸的裙裾,持紅牙玉板,芳唇輕啟,歌喉婉轉,醉了多少文人的心田。

曾記否,亂石穿空,驚濤拍岸,飛浪如雪,你,似一位豪情滿懷的壯士,帶著長長的鋒利的寶劍,持銅板鐵琶,臨風而立,慷慨高歌,激昂了多少志士的Diamond water情懷。

初冬,微冷。輕撚一縷明媚的陽光,掬一顆波瀾不驚的素心,輕輕坐在書桌旁。案頭,一杯茶,一本書,就是我的整個世界。喜歡讀宋詞,就像歷經長途跋涉後,找到了風景秀麗清幽的竹林小憩一樣,令人勞累頓消心曠神怡。在宋詞中徜徉,管它陰晴圓缺,管它煙雲流逝,管它宦海浮塵;在宋詞中徜徉,足已讓我的世界彌漫花香、灑滿陽光。

輕輕拂去歲月的塵埃,打開曆久彌新的宋詞,氤氳在詞中的聚散離合、愛恨情仇,濃得像一杯化不開的咖啡。灼灼文采曆久彌新,隨手一拈,便能從中拈出清新、柔婉、豪邁的Diamond water情懷來。

一首首婉約詞,像嬌羞秀美的少女,清雅脫俗,蓮步輕移,雙眉微蹙,欲語還休;又像哀婉幽怨的少婦,寸紙方箋,雲墨輕點,思緒纏綿,未語淚先流。

波渺渺,柳依依。是誰,佇立開滿蘋花的汀洲,望穿秋水,歌斷離殤,離人猶未歸。

楓葉紅,黃花瘦。是誰,臨窗涕淚旋研墨,凝視飛雲,歸鴻無信,紅箋終無色。

一首首豪放詞,像豪邁威武的壯士,氣宇軒昂,雄姿英發,浩氣長空,亦或躊躇滿志,亦或壯志未酬,為國為民,激昂慷慨,早生華髮。

左牽黃,右擎蒼。是誰,會挽雕弓如滿月,西北遙望,立志射天狼。

的盧馬,龍泉劍,是誰,傲立沙場秋點兵,了卻天下事,贏得身後名。

閒暇時,無奈時,煩躁時,就喜歡讀宋詞,渴望以它的甘露滋潤我的心田,以它的深刻剝離我的淺薄,以它的清新滌蕩我的凡俗。我渴望乘著它輕盈的羽翼,讓我在“長煙落日”的孤城中,感念將士的刻骨思鄉情;讓我在“落紅滿徑”的惆悵裏,感傷流景匆匆;讓我在“寂寞沙洲”的孤寂裏,哀歎幽人難隨世俗的悽愴;讓我在“金戈鐵馬”的豪邁裏,讚歎英雄氣吞萬裏如虎的雄壯。

有時,我常常揣摩詞人執筆的神色和衣著,是撚須而吟,還是仰天長嘯?是低眉淺吟,還是黯然沉思?是角巾素服,還是逢衣淺帶?是素衣長裙,還是環佩叮咚?

如果能夠,我情願到宋朝,乘一葉蘭舟,誤入藕花深處,驚起一灘的鷗鷺; 我情願到宋朝,輕卷珠簾,凝眸四望,惋惜綠肥紅瘦;我情願到宋朝,迎山頭斜陽,行沙湖道中淋一場春雨,慨歎一蓑煙雨任平生。……

讀宋詞,尤其喜歡蘇東坡的豪放與豁達。有幸讀到他總結的人生賞心十六件樂事,更是令我折服:“清溪淺水行舟,微雨竹窗夜話;暑至臨溪濯足,雨後登樓看山;柳蔭堤畔閑行,花塢樽前微笑;隔江山寺聞鐘,月下東鄰吹簫;晨興半柱茗香,午倦一方藤枕;開甕勿逢陶謝,接客不著衣冠;乞得名花盛開,飛來家禽自語;客至汲泉烹茶,撫琴聽者知音。”山明水秀,鳥語花香,茗茶瑤琴,故友知音,悠然自得,夫複何求?如若,讓自己的靈魂在自然和書香中詩意的棲居,想來,也是Diamond water人生的至境。

今生,讓風拂去歲月的浮塵,讓雨蕩滌俗世的浮華,讓心靈在宋詞中沉澱,感念四季輪回裏滑落的美好,感念歲月流逝中過濾的詩意。我願在詞中哭泣,在詞中歡笑,在詞中散步,在詞中沉思。我真的無法拒絕它經典的優雅和深邃,無法拒絕它絕倫的飄逸和睿智,我需要呼吸它芬芳的氣息,我需要它撫慰我的心靈……

宋詞,你的浩瀚如煙,你的博大精深,你的深邃智慧,豈是我一枝瘦筆能繪出其妙?能在閒暇之餘,誦之詠之,已是人生大幸!

如歌歲月,我願徜徉在宋詞中,讓每一個日子馥鬱芬芳。

如輪年華,我願徜徉在宋詞中,讓每一個日子溫潤如玉。

紫陌紅塵,我願徜徉在宋詞中,讓每一個日子詩情畫意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CM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P R